個案分享

「Judy,下課後不如一起去試試那家新開的西班牙菜?她們兩個也要來。」畢業後,各人都被工作壓得透不過氣來。花天酒地甚麼的,都是年青人的玩意,身體早已吃不消;唯獨瑜伽課,可以讓大家有個健康點的理由出來聚聚,順便交流感情。

 

「今晚還要趕著回家忙公司的事,明天還有個早會呢。」換過運動裝,對著鏡子輕抿唇後,Judy笑著拒絕,「你們吃得開心點,聽說他們的sangria很不錯。」

 

準時八時半下課,Judy拿起毛巾抺抺額頭的汗珠,照照鏡子,還來不及換衣服,剛披上的風衣拉鍊只拉到一半,便趕快地套上鞋子,撿起了手袋,再看看手錶,幸好只是八時三十三分,Judy的心早已飛上的士上。

 

「說好是十二點通電話,算上時差,即是⋯⋯」在職場上雖然算不上獨當一面,但處事井井有條,深得上司賞識的她,在這個時候卻有點慌亂。剛洗過臉,一手拿著叉子,想要拿下碗裡的煙三文魚和羅馬生菜,一手像小孩子似的,在數著手指,生怕錯過了時間。

 

等啊等,等了又等,是不是看錯了時間?九時十二分,電話終於響起了。

 

「等了很久嗎?剛剛有個視頻會議,所以晚了一點。」傳來一口很標準的普通話。

 

「沒關係,就是怕你忘記了⋯⋯」雖然還是有一點港腔,Judy的普通話也講得不賴,畢竟要時刻保持競爭力。

 

網上的世界那麼大,能夠遇到Benjamin真是幸運,Judy是這樣想。

 

他們是在網上交友平台認識的。Judy因為工作繁忙,都已經沒有時間認識男生了,偶然見到網上廣告,便打算試一試自己的運氣。

 

能真正讓Judy卸下戒備,在心裡把他由「網友」劃為「朋友」的,還真只有Benjamin一個。

 

「傻瓜,我怎會忘記。只是最近有個上海的大客戶要來澳大利亞投資,所以就晚了一點。」

 

聽Benjamin說,他是澳籍華人,家人都在中國,中學的時候他就到澳洲唸書,現時就獨自在悉尼從事金融工作。

 

「呵呵,會中文,又專業,又盡責的,團隊中就只有你一個吧?」

 

嗯,可能,還有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至少Judy是這樣想。

 

就這樣,二人每晚通電話都已差不多四個月了,即使是要到中國出差的日子,Benjamin還是會每晚打電話給Judy噓寒問暖,談談工作和生活細碎,感覺兩人是認識了好久的「朋友」。當然,Judy不是第一次戀愛,她知道,要對一個人,是容易的,但能堅持下去就很難。Judy一直觀察著,而Benjamin,她總覺得無可挑剔。

 

四個月,好像不算很長的時間,但總算是聊電話聊了數百小時的人,正常交往也不一定有那麼多時間相處吧?

 

Benjamin快生日了,Judy決定給他一個驚喜。

 

「Ben,Sydney機場有甚麼好吃的?」

 

好吃的、不好吃的、服務好的、侍應罵人的,Benjamin都說了一遍。這二十分鐘,聽著Benjamin的耳朵導賞團,說些甚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快就能見面,Judy想著想著就覺得很快樂。

 

「明天來機場接我,好不好?」

 

***************

 

Judy與Benjamin在網上認識,二人差不多每天晚上電話聊天達四個月,亦會互相發一些生活照片給對方。Benjamin自稱為澳籍華人,在悉尼從事金融行業。自Judy告知Benjamin會到悉尼探望他後,Benjamin便在網絡上消失,電話也聯絡不上。

Judy怕Benjamin出了意外,在徬徨無助之際想起了坊間有很多私家偵探服務,便委託本偵探社的專業跟蹤調查團隊尋人。經本偵探社的中澳台及海外跟蹤團隊的深入調查,透過實地跟蹤、偷拍、電話追蹤及網上蒐證,發現Benjamin並沒有澳洲籍,亦非身在澳洲,而是一直身在武漢,為網上情緣詐騙集團成員。

起初Judy並不願意相信,畢竟接近四個月數百個小時的對話充滿了真實感,但照片及證據不會騙人,本偵探社將一系列的偷拍相片、跟蹤行程、電話追蹤記錄轉交Judy,讓她慢慢看清事實的真相。情感的創傷需要時間療癒,唯一幸運的是透過今次偵探調查,Judy能及時止損與醒覺,除悉尼來回機票外,並無更大的金錢損失。

女人要往上爬,並非難事,最重要是立志要立得早。

亦舒說過,女人需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很多很多的錢。

跟Richard相識的時候,是四年前。

那時的Emily,絕對稱得上是標緻可人,不論是平日或大時大節,禮物和花總是不缺。

身邊的男孩子不是不好,要多陽光有多陽光,要書卷氣有書卷氣,可是,總帶著點稚氣。

Emily很清楚知道自己需要甚麼,她,只想跟男人交往,而不是跟男生戀愛。

女生的確是比較早熟,特別是Emily,跟年紀相若的男生基本上都不能談到甚麼出來,還以為中學生才會幼稚點,卻想不到都快大學畢業了,很多人還是滿腦子裝著不設實際的東西。

但他是有點不一樣。

他比Emily大九年,稱不上英俊瀟灑那一類,但Emily從不是要找個俊男配上自己。一雙擦得光亮的皮鞋,熨得筆直的恤衫,閃閃的腕錶,半個成功人士的模樣,頓時把平時在Emily身邊打轉的波衫波牛和眼鏡書生全都比下去。

「很多人以為紅酒要『掛杯』才好,其實你拿利賓納來晃兩晃,你想要多『掛』便有多『掛』。」

灌醉我可不容易,她心想。但不知怎的,喝著杯中深紅色的酒,聽著他解說著甚麼Burgundy,雙頰有點發熱,自己不停地點頭微笑,覺得好像有點「對」的感覺。

不久之後,他們便在一起。

Richard不是那種典型精英,沒有甚麼名校光環,但勝在夠上進。雖然不是甚麼專業人士,更不是「月球人」「星球人」,但已是連續好幾年MDRT的會員,於保險業亦算得上是很不錯的理財顧問。除此以外,他還有其他小生意和物業,用他的說法,便是製造多點不同的收入來源,增加現金流,現在,車子也有兩架了。

更重要的是,他是新界原居民。

對,他確實是有點不一樣。

女人的青春,會隨年月流逝;男人的財富,卻只會與日俱增。

這個道理Emily 很早就明瞭,她更知道,女人最需要的,是安全感。

0.03mm的距離,是最安全的距離,亦是男士最想打破的距離,這個距離,標誌著男性永遠滿足不了的自尊心和征服心理。

「今天真的安全?」他興奮得像小孩準備拆開期待已久的禮物般。

安全得很,她緩緩答道,她當然知道他問的跟她答的是截然不同的事。

這一夜,他很高興,還高興得比平常更敏感,一擊便潰。再成熟的男人,都是男孩。

「Richard,我這個月還沒有來那個。」她小心翼翼的把每個字吐出,生怕他會錯過一字一句。

他的臉色,有點難看。

「原居民不是都想要男丁嗎?」她試探般問道。

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我要一個名份。」她直截了當的說。

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

事主Emily在大學時認識了Richard,二人更成為情侶,拍拖四年。最近Emily驗出有身孕,告知Richard 時,他的反應令Emily 感到十分困惑,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為了解事件,Emily決定委託本偵探社調查另一半,進行物業調查及背景調查。本偵探社透過跟蹤、車輛追蹤及深入查證後發現Richard雖為原居民,但財政狀況未如表面所見般風光,他所稱自己持有之物業的擁有人均為其父親。

其後Richard 亦質疑Emily,指自己並非經手人,本偵探社亦協助Emily提供產前DNA親子鑑定服務,證明父親的身份,讓Emily爭取自己的幸福。

一通電話,對女人而言,大有意義。

這是她的小習慣。每次他要離開前,她總會著他起飛前給她一通電話,明知正在穿上衣服的他壓根兒不把話放在心上,但她還是不厭其煩的,每次重覆著一樣的叮嚀。

他沒回應。把本來要結的領帶塞進了行李箱,便回過頭來,溫柔的把她摟了入懷,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右手寵溺地摸摸她的頭髮。

那個早上,一如以往,他行色匆匆,要趕往機場去。而她,還在回味昨夜的纏綿。

***

一通電話,對女人而言,大有意義。

正在結領帶準備離開的他,早就猜到是同一句。不一樣的,只是她問的方式而已。

她摸摸微隆的肚皮繼續:「裡面的,也想在電話聽到你的聲音。」

一個星期後,她告別了生活了多年的觀塘區,搬到了以燒鵝著名的深井,住進了他為她安排的家。

她體諒他工作繁忙,也明白男人以事業為重,見面時間不多。

這一刻,她成了灰姑娘,擁有深愛的人,和愛情結晶品。

***

一通電話,對女人而言,大有意義。

「雖然沒有名份,但也算老夫老妻了吧?你還是不肯給我在機場打電話。」她撒嬌的說。

他笑了笑,便走向大門。

沒有回應,也沒有電話。

她沒有失望,反正,她就習慣了這樣的他。

「他在新加坡做生意,每個月能來香港看我幾次,已經好不容易了。」

她是這樣跟身邊的好友解釋。

聽得多三姑六婆的話,偶爾不免有些疑問。

但只要見到他,腦海中所有的東東便隨著身和心一起融化了。

***

一通電話,對女人而言,大有意義。

「母女平安嗎?」他滿頭大汗的趕來,氣喘吁吁的問。

護士點點頭,「只得兩公斤,小小的,早了一個月出世,現放氧氣箱中。」

「我可以探望那母親嗎?」

他跟進病房,而她虛弱地躺在床上。

「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回到新加坡再打電話給你。」

她笑得很甜。

她擁有了全世界。

***

一通電話,對女人而言,是大有意義。

「噢!好像太早了!」她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瘋狂的按著電話紅色的按鍵。

她內心有點自責,怪自己太緊張了。他還在飛機上,她卻逼不及待,想要聽到他的聲音。

「但怎麼電話卻打通了呢?」她心感奇怪,女兒的哭聲卻中斷了她的思考。

這麼多年了,女兒也要上Nursery了,但他一直都以事業為理由,總未提起婚事。

他一直照顧著她的生活起居,她跟女兒的日常開支,都應付有餘。事業型的男士,總希望有點成績才談婚論嫁吧,反正都廿一世紀了,一紙婚書,可能沒那麼重要?

她是一直這樣說服自己。

女兒上學了,她也沒有上班,便多了時間和閨蜜們聚聚。

「為甚麼你不跟他到新加坡定居,你有見過他的家人嗎?」

「雖然說花他的,住他的,但女兒出世紙居然只有你的名字?這種男人也夠絕了。」

「考慮一下,找私家偵探起底吧!」

愛情是盲目的,儘管好友的說話在心中自己也想了千萬遍,腦海總有另一把聲音叫她別胡思亂想。

但那個不應撥通的電話,忽然又從記憶中浮了出來。

———————————————–

事主Kate 年輕時認識了一個於新加坡做生意的香港男士,每個月會到香港兩至三次探望Kate,二人拍拖七年,育有一女,仍未結婚。

「找私家偵探起底吧!」這句話讓Kate鼓起勇氣聯絡本偵探社,提供了男友的全名,希望本偵探社能夠為她調查另一半。經本偵探社調查團隊一系列的跟蹤、偷拍、車輛追蹤、電話追蹤行動後,發現其男友並非如Kate所稱在新加坡工作的商人,而是一直跟已婚多年的妻子長居香港,共同住在聯名持有的半山物業。

Candice從來都是萬人迷。雖然稱不上是大家閨秀,但也出身自中產家庭,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中學時期,在女校就讀的她,憑著高佻身型,在學界體育比賽中獲獎無數,不但讓在旁邊看比賽的男校學生越看越著迷,甚至不少小師妹也她視為偶像。

從Bay Area一所著名大學畢業後,成績亮麗的她自然不乏offer,外藉男友也希望她留下來,但Candice覺得,自己是獨生女,不能丟下一直供書教學的父母不管。特別是爸爸,她和爸爸特別要好。

折騰了一輪,吵了兩頓,把美式足球校隊的大男孩弄哭了,但決意要回港的她覺得這樣的男人長不大,便瀟瀟洒洒的,用短訊說了分手,坐飛機回到這個她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又過了十多年,這時的Candice,已是某跨國投資銀行企業融資部的核心人物,在商界叱咤風雲,經手的Deal都星光熠熠。

她很少跟別人提起她的私人生活,正所謂巾幗不讓鬚眉,更何況她比雄性們更能幹。可以在人前流露的情感,大概只有對弱者的不屑,以及勝利時的喜悅。

從她身上能猜得到的另一面,也許是她無名指上的戒指吧,這樣的一個人物,原來已經有了另一半。

Joseph是朋友心目中的好好先生,人畜無害的那一種。靠著另一半的扶持,誤打誤撞的進了一家私人銀行當起了副總裁。當然,他一開始還不太懂,一段日子後才發現,公司裡的副總裁好像比秘書還要多。他的人生好像很多時候都半懂不懂的,但最讓他觸摸不透的,大概是他的枕邊人吧。

他一直很想很想問Candice,為什麼會是我?

怎強勢的女人都是女人,無論平日如何理智,在感情事上,Candice總會選擇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她知道Joseph不是甚麼能成大器的人,但近工作好像變得很繁忙,有很多appointment似的,更奇怪的是,他好像比她還要忙。她也有想過透過自己的人脈打聽一下他工作情況,若果自己真的看錯了,他真的能弄點成績出來,也許她能再幫他一點點——雖然她那一點點,可能已足夠讓他升兩個grade了——但她又想了又想,沒有人會敢在他面前說Joseph的不是。

還是自己親自出馬。

***

第六感讓Candice產生了另一半出軌的念頭,但她並不喜歡這種懷疑另一半的感覺,於是委託本偵探社跟蹤及調查另一半Joseph及與他會面人士的背景,希望知道他工作上的表現。經過三個月的跟蹤、偷拍、車輛追蹤、電話追蹤及使用gps追蹤器作出深入調查後,本偵探社發現Joseph的確是有跟客人開會會面,但會面前經常與公司一名已婚秘書到酒店幽會。

得知另一半出軌後,Candice指示我們繼續進行外遇搜證,希望得到更多丈夫外遇證據。於是調查團隊繼續跟蹤工作,發現Joseph其中一名客人,原來是該名已婚秘書的丈夫,而Joseph更為他安排特別貸款。據本偵探社調查所得,該秘書的丈夫信貸紀錄欠佳,擁有多家欠債之空殻公司,秘書似有協助丈夫透過Joseph騙取私人銀行大額貸款之嫌。

Candice並不打算捉奸,或者進行什麼外遇報復行為。她反而開始擔心丈夫會出事,更打算將本偵探社所整理的外遇證據、偷拍資料、調查報告所得告訴丈夫,協助丈夫渡過是次難關。這一次的調查事件讓Candice開始反思自己,平日工作至上的她原來忽略了丈夫的情感需要,亦發現自己比想像中更需要Joseph。

當了弘景安私家偵探社的行動組員多年, 經常被問到有什麼個案最難忘, 最近遇到一個, 跟大家分享一下……

Stephen是一年前的一個舊客戶, 他與初戀女友Minnie是中學同學, 兩人拍拖十年一直感情要好, 早已談婚論嫁, 為了早日可以儲夠錢買樓成家立室, 他除了日間在銀行的正職外, 還經常在晚上及假期兼職當UBER司機。雖然捱得好辛苦, 但想着兩個人婚後的生活, 他覺得值得。

或許是因為工作太忙碌, 少了時間陪伴Minnie, 大家之間有點好像疏離, Stephen 當然察覺得到Minnie的轉變, 所以決定於Minnie 生日那天準備好花、禮物、蛋糕,  一早告了大假打算整天與Minnie慶祝。怎料當天一早, Minnie 就因為芝麻綠豆的事而大發脾氣, 更取消所有慶祝活動, 之後就獨自離家上班去。

Stephen先是感到愕然, 因為Minnie 一向重視儀式感, 過時過節一定會安排節目, 而且她當天出門明顯有妝扮過, 似是晚上有約會, 直覺告訴Stephen 事情有古怪, 懷疑她可能有外遇……

Stephen於是透過朋友介紹聯絡上我們, 我們為他即時安排緊急調查行動, 於下午5點前到達Minnie公司樓下部署好; 果然不到6點, Minnie 與一名男同事一同步出, 我們隨即進行跟蹤, 發現他們離開公司範圍後態度變得親暱, 於中環的高級餐廳晚飯後更入住附近的酒店, 直至隔天早上二人才一同離開。

我們將調查期間拍到的外遇證據交給Stephen, 他傷心欲絕, 即日已搬離二人的愛巢, 並與Minnie 斷絕所有來往……

如是者過了大半年, 一天Stephen 再次聯絡我們, 他透露自己這段時間不停用工作麻醉自己, 盡量不想起與Minnie 的往事,他說他冷靜下來後認為Minnie 出軌固然不對, 但他自己只顧工作忽略了她也有很大責任。我看他整個人瘦了一圈, 一點都不快樂, 於是便提議再次跟蹤Minnie, 看看她現在的生活如何, 如果她已經得到幸福, 就祝福她吧, 自己也應該move on.

第二次調查行動的結果令我非常意外, 原來Minnie 已經和外遇的男同事分手, 更辭去了之前的工作, 而且更發現她在假期時會獨自一人到以前經常和Stephen 去的海灘散步……

三個月後的今天, 我收到Stephen 的感謝信, 裡面有一張他與Minnie的婚照。原來他當天鼓起勇氣再次聯絡Minnie, 兩人坦承地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原來二人都對之前的事十分後悔, 決定再給彼此一個機會重新開始。

其實, 真相不一定殘酷, 留有遺憾才是最可惜的……

無論結果如何, 都不要讓自己後悔, 你心裡有放不低的前度嗎?

三十多年後的重逢

 

從中學時代開始就一直跟着學校的團契到社區中心做義工, 畢業後就加入了醫院的義工團隊, 而我負責的是腫瘤科的善終服務。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金妹時她正在吃午餐,當時她的女兒在身邊侍候,孫女則在切水果。雖然已是末期大腸癌,但手術過後的金妹氣色還算不錯,我跟姑娘了解一下她的病歷和背景後就走到床邊跟她聊天。

『你好嗎金妹! 住得慣唔慣?』我禮貌的問到。

金妹擠出一個微笑『還可以啦…』

『我見你女兒同孫女剛剛走,姑娘話其他仔女每日都會輪流嚟探你,你一共有幾多個仔女呀?』身患重病,家人的支持十分重要,我猜想金妹住院的日子也過得不錯。

『我好掛住我個大女……』此時金妹突然淚如雨下,我頓時束手無策,只好問:『佢係咪無時間嚟探你? 我可以幫你聯絡佢,唔好太傷心,會影響身體呀!』

『我已經三十幾年無見過佢喇…』金妹哽咽說到。

 

金妹的丈夫因意外早死,遺下6個年幼子女,當時金妹母兼父職打三份工將子女捱大。子女們知道媽媽辛苦,都十分生性孝順,尤其是排行最大的女兒美鳳。美鳳從初中起便幫忙養家,每天下課後到商店兼職,即使很辛苦但沒有荒廢學業,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假期還會當上私人補習,希望為弟妹們賺取生活費。即使高考成績理想,卻因為家境問題未能升讀大學,美鳳只好投身職場,而很快她就跟公司的老闆戀愛結婚,組織家庭,而他們一家最艱難的日子總算捱過了。

好景不常,美鳳丈夫的工廠因為周轉不靈而面臨倒閉,美鳳走投無路只好回娘家借錢以渡過難關。可惜當時金妹已將一筆資金借給兒子買樓,而且小女兒亦將到美國升讀大學,對美鳳實在愛莫能助……

美鳳知悉後大鬧了一頓,指責母親多年來只偏心其他弟妹,自己為家裡付出最多甚至放棄學業卻得不到尊重。自那天起,美鳳就如人間蒸發一樣,成了失蹤人口。

 

之後我向金妹的其他子女了解,他們指美鳳一家當年為了避債而離開香港,已失散多年,雖然有試過在網上尋人但至今音訊全無。

於是我跟我的團隊接手展開尋人調查,利用我們龐大網絡搜集情報,發現美鳳丈夫於十年前開始在港開設工作室,而且根據公司登記找到相關住址及車輛資料。

我們又到相關地點調查他們的行蹤,其間拍攝照片及影片給金妹家人確認目標身份。

最後,金妹的子女成功聯絡上美鳳,而美鳳則表示非常後悔當年離家的決定,卻一直無勇氣再見母親。當日我在醫院目睹他們重遇的場面相當感動,第一次感到尋人成功是如此有意義。雖然金妹在醫院只待了三個月便安詳離世,但我相信在人生最後的日子有失散多年的女兒在身旁陪伴已是無憾!

MARY 是我中學時代的老死,當年她大學畢業便奉子成婚嫁給了學校裡文武雙全的head prefect,她一輩子沒有打過工,女同學們都非常羨慕她少奶奶的生活。雖然大家各有各忙,我間中還是想起她,所以今天就打電話給她關心一下。

『嗨~你最近點呀?』我問到。

『你點解無端端打俾我? 係唔係喺街撞到我老公?』她慌張的問。

『唔係呀,你點解咁問?』她的反應極不尋常,於是陪她聊了一個晚上。

 

原來MARY幸福的婚姻與家庭只是泡沫,早在五年前小兒子出生後不久她就發現丈夫有外遇,跟公司的女下屬發展婚外情。她當時十分傷心,還得了產後抑鬱,丈夫感到內疚,並答應與小三斬纜以安撫MARY。

可惜過了一年,MARY又發現丈夫以工幹為名與另一名女子到泰國旅行,還用手機拍下不少親密照,她當時晴天霹靂,向丈夫興師問罪。丈夫則辯稱自己只是逢場作戲,並沒有動真感情,反責怪MARY於產後只顧小孩,忽略丈夫的感受。自那天起MARY就變得非常神經質,經常檢查丈夫的手機和他的行蹤,丈夫感到很大壓力,二人常常為此吵架。

直到最近,丈夫變得早出晚歸,直覺告訴她又有事要發生了。其實這幾年來,MARY已對丈夫死心,一度想過離婚,但現實是她沒有獨立經濟能力,擔心一旦離婚會失去子女的撫養權和居所。

於是我提議跟蹤MARY的丈夫,調查他是否有出軌行為。結果果然發現他與公司的年輕秘書經常到酒店偷情,我們亦拍下重要證據證實他們通姦,讓MARY可以立即申請離婚。

第二步,我們部署為MARY更有把握爭取子女的撫養權及爭取更多的贍養費。根據MARY所講,丈夫很少照顧子女,跟他們並不親近,於是我們趁丈夫帶子女出行時進行跟蹤,其間拍攝到丈夫顧着玩手機而令女先不慎跌倒的片段,而兒子更因MARY不在場而大哭並拒絕吃飯,這些都足以證明她丈夫疏忽照顧子女。

最後,MARY憑著我們搜集的證據成功取得子女的撫養權,更獲法庭批准繼續於與丈夫共同持有的物業居住,每月更可得到一筆可觀的贍養費,確保離婚後生活不會受到影響。

現在MARY不用每天擔驚受怕,可以專心照顧子女,過着自由的新生活。

SAM是我的舊同學,讀書時他的電腦科成績已經很好,老師都讚他很有天份,年紀輕輕已經參與學校資訊科技部的工作,協助學校編寫應用程式。

他順理成章大學時選修了資訊科技學系,畢業後進了行內的大公司工作,幾年後便與幾名志同道合的朋友創辦了一家電腦系統安全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憑著努力和口碑,生意總算不錯。

由於業務不斷擴展,SAM於是聘用了幾名年輕又有幹勁的年輕人加入團隊,希望可以令公司更上一層樓。

可惜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開始,很多外國企業客戶撤出香港,而本地企業都縮減工程合約,以致生意一落千丈。即使SAM不打算裁員,但部分員工因為擔心公司的前景都選擇離職,當中包括負責市場推廣及銷售的STELLA。

STELLA 在公司工作了兩年,一向與客戶關係非常好。自STELLA 離職後,有好幾名公司的大客戶都不約而同提出解約及終止服務,SAM因此懷疑STELLA從公司的客戶資料庫竊取公司機密並且拉攏客戶與其他公司合作從而賺取佣金。

基於STELLA 簽定的僱傭合約列明員工在離職後半年內不得受聘於同一行業的機構,SAM 於是委託我展開商業調查,蒐集STELLA違反合約條款及損害公司利益的證據。

我們隨即展開跟蹤行動,成功查出STELLA違規於另一家電腦系統安全公司工作,並搜集證據證明她頻繁與SAM的舊客戶見面及聯繫。

最後,SAM亦憑著我們搜集的證據遁法律途徑成功向STELLA索取賠償。